[退出]

扬州生活之窗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扬州生活之窗>看书 > 正文

一株大树对小花小草的祝福

2017-11-20 17:29:19 来源:扬州生活之窗

  ■宣慧敏

  11月16日,第四届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颁奖仪式举行。

  作为我国首个国际性儿童文学奖项、上海国际童书展的一个品牌活动,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评比活动广受读者关注。

  这一儿童文学奖是如何设立的、陈伯吹一生为中国儿童文学发展作了怎样的贡献?《陈伯吹奖典藏书系》编辑撰写的这篇文章,讲述了这个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上的动人故事。

  他写过、译过许多作品,用的都是儿童能理解接受的文学语言,浅显、细腻、活泼,足见他是深入到过孩子群中,在这点上我自叹弗如!

  ——冰心(儿童文学作家)

  我总觉得这个旧式打扮、外表谦和本分的老人,之所以七十年如一日做儿童心灵之花的园丁,细心呵护幼小的心灵,除了他对儿童的炽热爱心,对人类的明天充满希冀外,还有一种不可改变的本性,一种可贵的尊严。

  ——秦文君(儿童文学作家)在父亲心目中,儿童就是天使,他视儿童为自己的生命。

  ——陈佳洱(陈伯吹之子)

  那一夜的灯光

  在中国儿童文学史上,陈伯吹被视作一代宗师,并享有“东方安徒生”之誉。

  1906年,陈伯吹出生于上海宝山罗店镇。上世纪20年代,他在乡村小学当教师,业余的时候开始创作儿童文学。1927年,他的第一部中篇小说《学校生活记》,自此一生笔耕不辍。

  怀着“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”的愿望,陈伯吹一生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,如《中国铁木儿》《幻想张着彩色的翅膀》等。他还从事翻译、教学、编辑、出版工作,翻译了许多世界儿童文学名着。人们将他为儿童文学所做的一切,比喻为“一代儿童文学大师献给幼小者的爱的礼物,是一株年老的大树对身边的小花小草们默默的关注与祝福。”

  除了这些献给幼小读者的爱的礼物,陈伯吹也有献给中国儿童文学创作者的爱的礼物——许多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曾直接或间接得到过他的呵护与扶持,如任溶溶、任大霖、金波、沈石溪、秦文君等。在他们的心里,至今还留存着这位文学前辈曾经带给他们的暖与光亮。

  作家陈丹燕总是告诉自己,“只有不停地写出更好的作品,才能对得起陈先生爬六楼送书的期待。”刚上大学那会儿,陈丹燕对儿童文学产生了兴趣,经人介绍常向陈伯吹借书看。有一次,陈伯吹来给她送书,碰巧她不在家,不能下楼去取书。70多岁的老先生二话没说,自己扶着扶梯一步步走上6楼,亲自把书送到她家里。这件事情,一直记在陈丹燕的心里,并成为了她坚持写作的动力。

  金波永远不会忘记,“那一夜,陈伯老为我留下的灯光”。有一年冬季,金波因为参加一项少儿读物评奖工作,与陈伯吹同居一室。一次,他外出办事,回宾馆时已是深夜。他意外地发现,老先生已经入睡了,但还特意为他亮着灯。“第二天,我向陈伯老致歉。他却说,我怕你回来晚了,熄了灯,给你带来不便。为儿童写作的人,应当心地善良,对生活、对未来怀有极大的热忱。从陈老身上,我看到了一个从事儿童文学工作者的风范。”

  具有象征性的意义

  陈伯吹一辈子省吃俭用,生活十分朴素。

  作家樊发稼曾回忆说,他第一次到陈伯吹家时,正碰上老先生在用早餐。饭桌上,就一碗薄薄的大米稀饭,半个咸鸭蛋和几根咸菜丝,如此简单。

  樊发稼还记得,有一年,陈伯吹在北京儿子家过冬,乘火车返沪前一日,他去拜访老先生。当问及陈伯吹是否买到软卧车票时,老先生回答说:“家里人要给我买软卧,我没同意。北京到上海,只要十几个钟头,过一夜就到了。我的经济不富裕,还是省点钱吧!”

  正是这位想着要“省点钱”的老人,却在1981年春天,把自己一生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5.5万元,慷慨捐出。

  倾尽一生的积蓄,只为创办一个“儿童文学园丁奖”。陈伯吹用这笔钱成立儿童文学评奖基金,存入银行,以每年的利息奖掖一些优秀作品,用以激励作家为孩子们创作出更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。那时,普通人的每月工资才40几元;作家稿费每千字不到10元,甚至仅3元、5元。试想,积攒到这笔数字,得耗费老人多少心血?

  显然,从精神到物质、从工作到生活,陈伯吹把自己所有能奉献的,都给了中国的儿童文学事业。后来,人们感念于他的奉献与成就,将这个奖项改名为陈伯吹儿童文学奖。2014年,依托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的平台,这个奖项又被提升为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,成为我国首个国际性儿童文学奖项。

  30多年来,这个纯粹的、民间的儿童文学奖项,把它的光辉照耀到当代儿童作家身上,鼓励着一批又一批的创作者为小孩子写大文学。就像儿童文学作家贺宜在上世纪80年代所评价的:“在中国,将六十年岁月全部奉献给儿童文学事业,陈伯吹可称是第一个人。”

  在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上,陈伯吹是参与者,也是创造者。人们说,“陈伯吹在中国儿童文学史上具有象征性的意义”。

  1956年,陈伯吹发出“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”的呼吁,主张把儿童文学当作“大文学”来写,提出儿童文学在艺术性、文学性上和成人文学是同一标准,要写出大作品、大气派。

  如何“为小孩子写大文学”?陈伯吹的观点是,“凡是一个有成就的作家,必然能够从儿童的角度出发,以儿童的耳朵去听,以儿童的眼睛去看,特别是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,就必然能写出儿童看得懂,并且喜欢看的作品来。”这就是对中国儿童文学创作产生深远影响的着名的“童心论”。

  这样的思考和声音,道出了儿童文学最纯粹的本质。而放置于当时的历史背景之下,更有一种特别的力量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不仅他所主张的文学观日渐得到证明,他自身所代表的那种可贵的学术道德和人格品质,也值得今天每一位从事儿童文学工作的人反观自照。

  给儿童打好精神底子

  纵观历届“陈伯吹奖”获奖作品,可以发现,它们中的很多并非图书市场上的畅销书。这个奖项选择的目光,没有滞留在那些儿童一时喜爱、满足短暂浅阅读的书籍上。陈伯吹用心良苦,他希望为儿童选出来的作品,是那种大善、大美、大智慧的书,是能用来给儿童打好精神底子的书,而不是一时的快餐读物。

  至今,陈伯吹逝世已20周年。为了纪念他,也为了不断扩大优秀童书的影响力,我们在历届获奖作品中优中选优,结集出版《陈伯吹奖典藏书系》。目前第一辑已经上市,所选作品有沈石溪的 《白天鹅红珊瑚》、彭学军的 《同窗的妩媚时光》、薛涛的《小城池》、王勇英的《青碟》、李学斌的《走出麦地》。

  这5部作品,虽然题材各不相同,有校园小说、有动物文学、有成长小说、有乡土文学,但传递的都是对成长、对生活、对生命的感悟,这是儿童文学永恒的主题,相比其他类型的书能更好地滋养儿童的心灵。

  例如,王勇英的《青碟》,写了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儿童从未见过的补碗匠的故事,少年从一只破了的青碟中,重新了解自己家族中没落的做碗祖业,也了解到爷爷奶奶的情感,更对渐渐消失了的民间匠人寄予了一种无奈的怀想……陈伯吹儿童文学奖颁奖词这样评述:“通过孩子的眼睛,我们看到了在现代社会渐趋消亡的古老行业、古老技能,也再现了老一代人之间的幽深情愫。读来有一种特殊的人情味和感染力。王勇英的文笔和语言着力于表现边远乡间的地方色彩和世俗气息,给人以与众不同的体验。在少年小说的题材和写法大量趋同的今天,她的追求更显示了独特的价值。”

  李学斌的《走出麦地》,则用自然的结构与语言叙述了“我”走出麦地前高中三年的生活。几个典型事件,有机地拼接出普通农村学生的生活境况。走出麦地的孩子,都曾顶着炎炎的烈日体验过人类最原始的劳动过程,他们在与土地的亲密接触中,体悟了关于播种、耕耘、收获的真实内涵。这对那些生活在安逸环境中不懂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儿童,是一份珍贵的启示。

 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,是陈伯吹留给中国儿童的宝贵精神财富。有这样的精神财富在,有这么多优秀的获奖作品在,相信小花小草们将会得到更多更好的关注与祝福。

[责任编辑:郝魁府]

文章标签:祝福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扬州生活之窗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